石羊河重建人水共生秩序

更新时间:2018-04-12 14:02:03 来源:甘肃水利 作者:轩玮 周伟达 浏览19次 文字大小:

 

   3.94亿立方米——这是1971年以来的历史最高值。数字的背后,意味着上一年度通过天然河道、西营专用输水渠和景电工程输水三股水道,汇集了约28个西湖的水量流入下游的甘肃省民勤县,将绿色的“楔子”牢牢嵌在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之间,像定盘星般稳住了河西走廊咽喉要道的生态棋局。也许在丰水区,这近4亿立方米水算不上什么,但对于水就是命、打了足足十年生态拯救战役的石羊河流域来讲,这一成果来得殊为不易,堪称奇迹。

  流域区域协同“大合唱”


  2007年,《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经国务院批复正式出台。以此为标志,一场致力于重建人与人、人与自然共生秩序,抢救民勤、保卫石羊河的攻坚战正式打响。忆及十多年前启动石羊河流域治理的决策过程,甘肃省水利厅厅长魏宝君由衷地说:“当时石羊河流域生态恶化的形势十分严峻,开展流域治理迫在眉睫,中央高度重视,全省更将其确立为‘一号工程’。现在来看,无论是对于筑牢‘西北乃至全国的重要生态安全屏障’,还是对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石羊河治理都具有极端重要的战略意义。”按照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及后来的调整方案,到2015年水平年,民勤蔡旗断面下泄水量应由治理前的0.98亿立方米增加到2.9亿立方米,民勤盆地地下水开采量由5.17亿立方米减少到0.86亿立方米,遏制生态恶化趋势。

  蔡旗是石羊河过凉州入民勤的控制性水文站。增加蔡旗断面下泄水量,就要减少上游引水;减少民勤地下水开采,就要改变下游取用水的主要方式。然而对石羊河流域来说,水就是生存与发展的权利,无论分水,还是限采,都意味着千百年来耕作习惯、用水方式的转变。其背后,则是既有利益格局的重构。依靠区域各自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显然不现实。在规划批复的同一年,甘肃省出台《石羊河流域水资源管理条例》,明确指出石羊河流域的水资源管理“流域管理和行政区域管理相结合,行政区域管理服从流域管理”,确保上下游协调用水。

  “水资源优化配置、地下水取水许可审批、水行政严格执法,这是我们推进流域治理的‘三驾马车’,在与地方党委政府打好配合战的同时,也为流域经济发展提供水资源管理服务。”甘肃省水利厅石羊河流域管理局(以下简称“石管局”)局长李生潜告诉记者。十年间,在石羊河流域治理的战场上,这曲“区域主导实施、流域主导监测,区域推行节水、流域调节安全阀,区域调度水资源、流域调控地下水,区域发展经济、流域协调水权”的“大合唱”,已显现出其独特的影响力和实战效果。

  瞄准两大约束性目标开战


  向水权制度要节水,结合工程“安全阀”,实现第一大约束性目标——水权,是规范用水秩序的突破口。

  石管局把好水权落实到户的总开关,每年先将用水总量指标分到区县,区县层层分解指标,最后将斗口或机井水量按指标分解到各用水户。由于每年作物种植类型、比例都有调整,每年年初水管单位根据定额,在进行作物调查基础上确定当年水权,再由政府下发年度水权分配方案。从“自上而下”的总量控制,到“自下而上”的定额管理,水权制度落到了实处。

  但对农民而言,从“水从门前过,多用也无过”到捏着水权证不得不“水尽其用”,转变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思想和习惯并不简单。石管局多次组织协商,流域各级政府壮士断腕,采取关井压田、发展农牧业等措施,调整产业结构,确保减水减地不减收。

  抢救民勤,任务紧迫。除了向制度要节水,石羊河治理还设计了工程“安全阀”,即通向蔡旗断面的专用输水渠。工程建成后,石管局通过对重点河道、断面的监控,强化地表水资源统一调度。2017年年初,西营河上游雨雪偏少、来水不足,在分析预测来水趋势基础上,石管局通过组织制定调水方案、召开调水会议、协调地方优化调度等,连续第8年超额完成地表水调水任务,创下1971年以来的蔡旗断面过水量历史最高值。

  史上最严审批,亮剑地下水超采,实现第二大约束性目标——控制地下水超采,取水许可是第一道关卡。甘肃省将流域地下水取水许可审批权上收,交由流域机构负责。权限上收后,石管局收紧审批关口,实行区域限批“三控制”:一控用水总量,对取水量达到总量控制指标的县区,不再审批新增取水;二控机井数量,确保机井总数只减不增;三控地下水水位,对地下水水位年下降1米且持续下降达3年的县区,停止审批新增取水并严控旧井更新。

  2017年石管局审批旧井更新和新打机井共282眼,比上一年减少了112眼。其中新打机井仅13眼,比2016年的54眼减少41眼。如果说取水审批是前置关口,那么水行政执法则是兜底红线。石管局瞄准凿井机组这一“利器”,既办“身份证”,实行登记管理,做到“一机组一证”;又建“黑名单”,对未经登记或违法打井的机组,列入黑名单,累计2次的销户除名,不得在流域内再从事凿井作业。当最严审批遇上铁腕执法,非法打井“望而却步”,规范合理的地下水取用秩序逐步建立。民勤盆地地下水开采量2012年以来均控制在0.86亿立方米,第二大约束性目标提前8年实现。

  生态红利普惠流域百姓


  曾经沉睡51年的青土湖,终于醒了,不少鸟类在这儿栖息。“过去是遮天蔽日的黄沙,现在尽管有风,但空气里没沙子了。”民勤县西渠镇号顺村的王兴奎感叹。石羊河治理带来的,除了“云淡风轻”的直观生态改善,还有人们生产生活方式潜移默化的改变。十年间,水权从一个陌生的专业词汇,变成了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权利”。当地干部告诉记者,村民可能记不住孩子的生日,但肯定知道自己一年有多少水。

  地处北纬38度世界葡萄种植黄金带的武威,坐拥莫高庄园万亩种植基地,赤霞珠、黑比诺等著名酿造葡萄品种,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武威市凉州区清源水管所所长唐浩瀚介绍:“种葡萄原来一亩地要400方水,现在只用240方,用水大户早已习惯掰着指头算水账,就算水给多了也不会用。”省水就是省钱,水权让节水成为流域自觉行动。不仅扎紧了用水总量“水袋子”,也牵动着提高用水效率、转变生产方式的敏感神经。2015年,武威市用水总量由2007年的21.37亿立方米减少到15.81亿立方米。

  凉州区下双镇的李忠成经营着几座上了节水措施的日光温室,种植西瓜、西红柿等作物,忙得不亦乐乎。他告诉记者:“现在一亩纯收入8000多块,比原来大田作物收入高了好几倍。”2015年,武威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07年的3302元增加到9010元,其中设施农牧业和特色林果业增收占60%以上。收入增加,经济结构也持续优化。目前全流域三大产业比重为19∶44∶37,较规划现状年的24∶46∶30持续优化。

  作为第三方,水利部发展研究中心对规划实施情况进行评估后,对石羊河模式给予了高度肯定,评估报告认为:“石羊河重点治理,探索形成了改善生态环境、优化产业结构、提高农民收入同步推进的流域治理模式。”

   走向综合治理任重道远


  石羊河重点治理成效显著,但前行道路的艰辛也不容忽视。沙漠时刻虎视眈眈,缺水制约着流域发展,保护民勤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河道每年来水有多有少,虽然分水方案确定了“丰增枯减”的标准,但如果缺乏有效的取水精准计量和远程监控设备,操作上很难实现。李生潜坦言,目前离地表水量“精细化调度”,还有不小距离。此外,石羊河流域仍是甘肃地下漏斗的主要分布区,地下水超采区水位回升缓慢,而且非法打井蠢蠢欲动。目前执法主要靠举报、检查,手段相对单一。如何依靠20余人管好管严面积达4.16万平方千米的流域?石管局设想借助智慧水利,变被动执法为主动执法。

  坐在办公室监控屏幕前,流域情况一目了然:凿井机组跟踪定位,一旦有非法打井苗头,即可主动出击,及时消除;地下水水位实时监控,若发现机井超量取水,点点鼠标就可关上阀门……让科幻大片变成现实,唯有付诸行动。2017年,石管局探索开展“三监控”管理方式,即凿井机组GPS定位监督,以铁塔模式资源共享的视频监视,重点区域和铁塔未覆盖区域的无人机监控,希望利用信息“耳目尖兵”,及时消除不法苗头,让执法不留漏洞。

  下一步,石羊河流域将以四个“同一”资源共享推进“智慧流域”建设,构建流域管理的“最强大脑”,即水资源管理云服务“同一平台”、信息集成“同一数据库”、直观展示“同一张图”、结果分析“同一应用”,实现流域水资源管理规范化、调度精准化、执法高效化。“重点治理解决的是最紧迫的问题,从‘重点治理’到‘综合治理’任重道远。我们将全面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甘肃时的重要讲话精神,推动实施好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确保民勤不成为第二个罗布泊。”魏宝君说。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