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事让水利部长有压力

更新时间:2019-03-13 13:52:14 来源:农民日报 作者:高雅 江娜 浏览0次 文字大小:


   3月12日,全国人大政协两会“部长通道”上,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水利部部长鄂竟平公开表示“有压力”,到底是什么事呢?原来,是农民日报记者提了一个问题,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让6000万农村人口告别“饮水难”,水利部有什么措施?饮水难吗?城里一些人已经连自来水都要再装一道净水器,一些人喝水只喝瓶装水,可能很多人想象不到,农村饮水有多难。事实上,这些年来国家在农村饮水保障方面下了很大的力气,到“十二五”末,我国农村饮水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但是,这只是一种初级阶段的保障。别说跟城里比,就是离真正告别“饮水难”,也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喝不上好水


   喝水是能喝上了,但是很多地方喝的还是坑塘水、池洼水、自挖井水。说到井水,也许记忆还停留在姥姥家夏天用来冰镇西瓜、冰镇西红柿黄瓜的清冽甘甜井水,但那只是幸运,刚好打出的地下水水质好。还有很多地方,大范围打出来的都是高氟水、高砷水、苦咸水,还有不可忽视的水源污染问题。

   氟超标会怎样?有媒体报道,华北某村300多口人,上百年来就靠一口水井饮水。以前村里人的牙齿都比其他地方人黄,上了岁数膝关节和手指关节就肿胀,手指和腿都是弯曲。后来检测水质才找到了病根,原来是井水氟含量严重超标。”令人深感焦虑的是,深受氟超标困扰的人群并不是一个小数。据统计,现在农村还有500多万人存在饮水安全问题,近1000万人存在饮水氟超标问题。一杯氟超标水,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近1000万人每天必须面对这样的二选一,细想起来,沉重之至。说得危言耸听一点,农村饮水最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就是在污染上,而一旦出现就是大问题!

取水难


   电影《芳华》里有这样一个情节:刚入伍的何小萍在蓬蓬头下洗澡洗了很久舍不得离开,在她老家,从不能这样痛快地洗澡。很多人都觉得这是那个年代的事情。但是就在两年前,笔者在中部一个省份采访脱贫攻坚异地搬迁时,还遇到过这样活生生的一个例子。在搬迁后住进的楼房里,男主人指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说,搬进楼房她才第一次洗上澡。小女孩已经懂得爱面子,听这话躲了出去。男主人告诉我们,以前住在山里,每天走山路来回三个小时去挑水。水挑回来,哪舍得洗澡,能擦一把就不错了。

   这可能是个例,但在很多地方,自来水只通到中心村,附近村组的村民还需要来回挑水喝,每天取水就占用了很大一部分劳动力。还有一些集中水源地,水越打越深,越打越难。打水成了家里壮劳力的头等大事。水利部长也坦言,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各方面用水都在增加,因此农村供水水源地的来水在不断减少,供水保障率也在下降。社会在发展,用水量在增加,这些我们都能理解,但是不管怎么发展,也不能以影响农民的基本生活用水为代价。发展需求和基本生活需求,谁应该为谁让路,不言而喻。当然,我们也不是不要发展,但是,在相关部门制定整体用水规划的时候,是不是要把发展这个增量提前考虑进去?根据本地的水源承载量去规划,如果有可能影响到农村饮水,是不是应该提早限制那些用水大户的发展?

用不起、用不了


   即使通了自来水,也还有很多问题。在农民日报报道发出以后,后台网友留言里多次提到水价问题。有人说:要解决乱收费,开户费,水管安装费,其它费等。还有来自不同地区的网友晒地标、晒水价。还有很多人留言说自来水用不了的问题。有人说,每天只供半天水。有人说,只有饭点供水,希望能24小时供。还有人说,每年过年回家都停水。这些问题都很有代表性。与城市比较起来,农村确实有很多因素会导致这些问题。比如,地域广大,管网铺设的成本必然要高;又如,大量的农民工进城,平时水费不能足额收缴,影响工程的正常运行维护,而春节大量返乡,水又供不上。但是,说到底农村饮水是民生需求、基本保障。要算账,但不能只算经济的小账,而要算社会的大账。


   另外,我国农民工密集进城返乡现象不是今时今日才有的,也应该视为一种基本国情,在基础建设、政策措施上要充分考虑这一国情,用更精准的方式进行管理,既保障基本建设,又尽可能节约成本。当然,这就对我们的管理水平提出了很大的挑战,这也是水利部长的压力所在。这里,要为水利部鄂部长点个赞!在“部长通道”上,他郑重表示:农村饮水安全就是广大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农民如果喝不上足量合格的水,那就不是小康。因此,今后水利部只能是全心全意、竭尽全力地去破解这些问题,不能有什么其他别的选择。总理有报告,水利部长有压力,农民兄弟们就离喝上放心水不远了。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