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新春随想

更新时间:2019-02-04 16:48:49 来源:东雷抽黄管理局 作者:李高艳 浏览257次 文字大小:


   儿时的年,对于孩子来说最开心的莫过于拜年。腊月末乡镇集市上的熙熙攘攘,各色年货俗气而又艳丽的吸引着目光,挤来挤去,寒冷被这汹涌的人潮挤退了,孩子们冻得通红的脸颊,洋溢着幸福的笑,不用上学,悠闲地赶集,是每个乡下孩子曾经的梦想。

   除夕夜色里的村庄,整个空中飘荡着肉香,村里人最后一次清扫完院子,贴好对联,一家人坐在炕上,边看春晚边包饺子。破晓时分,第一声鞭炮带动了整个村子,此起彼伏响声里由远及近迎来了年。女主人初一早早起床,生火烧水,煮饺子。吃完饺子,就到了年最隆重的时刻。小一点的孩子由父亲带着,大一点的孩子结伴去拜年。一群穿戴一新的孩子飞奔在冬日铺了一层红色炮皮的土道上,弥漫着鞭炮火药淡淡清香的村庄,给沉寂一冬的的静谧增添不少活力。每家都准备了招待客人的水果干果,并根据关系的远近准备了不等的压岁钱。孩子们早算计好拿到压岁钱后要买的东西,常常叩个头领了压岁钱就跑。一年的忙碌难得半日清闲,有过隔阂的坐在一起,初时扭扭捏捏,一会随众吆五喝六、一醉方休。乡里乡亲,容易心里别扭,在酒中很快化解了。偶尔一年有雪,孩子们围在卷好的雪堆旁,伸出冻得通红的小手,漫天抛洒着,红彤彤的小脸在冬日的雪花里,像一朵朵花。浓郁的年气一直持续到初七八,走完亲戚的孩子们在巷道嬉戏成一片。城里的孩子就没了这么多的乐趣,穿戴整齐,和父母一起去亲戚家。通常大人们说话孩子也插不上嘴,看看电视,规规矩矩吃顿饭。他们更愿意自己呆在家,电视电脑手机比清冷的街道吸引人。


   初七八单位收假,城在这个时节真正活跃了。同事们下班后便开始相互走动,即使平常很懒的媳妇也都很热情勤劳。觥筹交错里,不在一个单位的伙计们拉着旧情,添着新情。歌厅生意是特别好,平常聚不到一起的发小不在乎唱多好,能坐到一起的真诚,即便歌声如野兽派代表又如何,他们说唱的好都做明星了。醉了说一些胡话也不要紧,大家喝点酒对着麦克风尽情地宣泄着情绪,发小们都清楚彼此底细,褪去平日伪装,大大咧咧毫无掩饰里是轻松。突然觉得乡下的年,是鞭炮炊烟拜年的行人,组成尘世喧嚣俗家的真实;城里的年,是灯火阑珊处的琼楼玉宇,美丽冷清像天宫;在乡下的人憧憬城的流光溢彩的仙气,在城里的人记惦乡下的炊烟袅袅的地气,记忆里伙伴们无所顾忌的话语;乡下大锅里热好的饭菜,玩上半天回来依然温热,茶壶里的水,客人来来往往,依旧滚烫;城里电磁灶升温快降温也快,饭热了,洗把脸过来就冷了,茶水在纸杯里开不出美丽的花,很快就冷场了。但我们依旧喜欢城的繁华,怀念以前是因为回不去了,所以倍感珍惜。岁月悄无声息划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春晚的节目再也吸引不住忙着玩手机抖音的人们。物质的丰裕使年前的过程不再繁忙,无论在窑里的热炕头,还是有暖气的单元房,只要有手机,整个世界都在掌控之中。年迈的父母盼回来孩子,父母的心在孩子身上,孩子的心在手机里。面对父母的絮叨,心不在焉词不达意应付一下,哪比得上微信里素未谋面那人一声问候亲切。无论哪里,能引起共鸣快乐的是红包,不是有多少钱,是打开后的一个个数字,突然不那么干巴巴,令心突然活泛,突然喜悦。


   己亥新春随想,不得不感慨伟大新时代的跨越发展,总在一些取舍之间蜕变,或许也要犹豫彷徨,但无疑蜕变的结果应该是越来越美好。在这个烟笼雾罩的辞旧迎新的时节,坐在车上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忽然怀念以前的慢时光。因为慢,总有时间沉淀下来的回忆,总有一些刻在生命里的故事温暖了人心,总有许多沧桑岁月在回首间令人感动。 (东雷抽黄管理局  李高艳)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