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改革开放点赞

更新时间:2018-12-05 20:19:00 来源:三台县方志办 作者:王丽阳 浏览0次 文字大小:

   

   我是个70多岁听力残疾的农民。我想把我刻骨铭心的几段亲身经历写出来,告诉年轻的朋友们:记住过去,共同努力。紧跟党走,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20世纪60年代,我家里住三间土房。下雨前,要检查房外、墙四周有无老鼠洞,如果有的话就要去堵结实,否则下雨会往里灌水,就会墙塌屋倒。每当夜里下起大雨,我母亲就要举着油灯继续检查屋项四周,一处处仔细查看有无漏雨。那时候的房子没有柁,三间房的檩条之间是榫卯结构,一旦一 间出了问题就会把其他房间也全部拉倒。度过一年多雨的夏季,第二年的春天,再往房顶上抹上厚厚的麦秸泥,这是每年必做的事情。有一年春天,家里要找人抹房,没钱。母亲便让我写信向伯父求助。因为那时在农村劳动一年,队里只分点口粮,几分钱的工分便不够,所以常常要欠粮食钱。我自小就不爱求人,可我想伯父还是非常疼爱我的,经常给我买小人书,我就硬着头皮写了一封信。 不知道是不是伯父没有看到信,我只收到伯父家堂姐的一封回信。 具体内容因年代久远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大意我牢牢记在了心里。即“要自力更生,不要不劳而获”。我怎么就不劳而获了呢?每天一颗汗珠摔八瓣,一年365天,天天如此。伯父在城里可能也不富裕,常言道:“指亲不富,瞅嘴不饱”啊。


   20世纪70年代,我出嫁后,房子也是土房,小孩带着两个小伙伴在家里玩,突然从屋顶上掉到桌子上一块儿土坷垃,把孩子们都吓坏了。有一次回家做饭,烧上锅后发现锅漏了,赶紧出去借钱,跑了三家总算借到了三元钱。人家可能当时手里真没钱,也可能怕我还不起吧。结果饿到晚上才吃上饭。所谓的饭,也就是煮点面条,浇上点咸菜缸里的咸汤就足了。20世纪80年代初,国家把我们农户欠集体的口粮钱全免了,老百姓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互相说这家欠多少免了,那家欠多少也免了。每年农民家庭也能分上百元了。我娘家盖上新房,母亲也终于能睡上踏实觉了。我自己也在1985年盖起了四间敞亮的大瓦房,心中从里到外那个美就甭说了。而且吃饭也能见到荤腥了,不再看人家吃馒头抹酱豆腐都眼馋得咽口水了。


   从80年代到90年代,农村吃穿住基本上有保障了,但看病还是个大问题。小病在基层医疗室就看了,最多花十几元钱就解决了,但大病不行。我从1984年就得了心口疼的毛病,并不断加重。有时小痛就忍过去,但大疼起来就不想活了。撅着屁股,捂着胸口,头拱地,大汗淋漓。基层医生只会给注射一针止痛针剂,止不了痛,我再要求打一针,医生拒绝说只能打一针,等到疼痛自然止住后,  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啦。这样一直持续到1996年,病痛又发作了,以前疼上一个小时左右就过去了,这次疼了四五天还不止,吃药也疼,喝稀粥也疼,于是就饿了四五天。我想总不能饿死啊,别人陪我到大一点的医院求治,一查胆结石,石头进胆管了,要手术。一问手术费要上千元,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哭道:  “不看了。不治了。没钱!”  家人还埋怨,要是早几年治,还花不了这么多钱。  陪我来的朋友也在旁相劝。我想总不能活活饿死呀,看吧。我只求医生给我用最便宜的药,一切以节省为重。 医生从我胆管中取出五、六个黄色的黄豆粒大小的小石头。出院后要求我一个月后复查,我没去。因为我女儿马上高考上大学,又是一笔开支,要一点一点的攒呀! 反正结石取出后能吃饭了,死不了啦,去想办法挣钱吧。可之后,耳朵又开始觉得堵,听力渐差,不疼不痒,忍忍吧。就这样,失聪了。


   多苦多难都过去了,我们那因国家用地,2010年集体拆迁了。国家给了补偿金,集体转居,我也享受了超转人员待遇。在这之前的2000年农民看病就可报销30% ——50%。 2009年我又查出肾囊肿,要手术,花了一万多元,国家报销点,女儿拿点,竟然没犯愁。2010年转居后,我现在看病可以报销90%了,大医院也报销70%了。我是老年糖尿病患者,长期吃药,几乎等于免费了。现在吃穿都不犯难了,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今年6月份,我的新居楼房又分了下来,现正在装修,过惯了苦日子,我要求简装修。2012年,女儿还带我出国竟去了泰国普吉岛旅游。过去,求助亲戚,被指不劳而获。现在,我可是指望上国家了。享受医保,住上新楼房,吃穿用度不用发愁了,还有了些闲散存起来,这可都是40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真心希望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的祖国更加厉害!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