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地方的四川水电大军

更新时间:2014-12-20 22:11:26 来源: 作者: 浏览482次 文字大小:

在那遥远地方的四川水电大军

在距离中华人民共和国17000多公里之遥,有一个美丽的地方被称作地球的中心和赤道纪念碑,它就是位于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共和国。201410月底,厄瓜多尔共和国的首都机场上迎来了一位重要客人,他就是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局长、党委书记邬清富同志。作为一个国家总承包一级企业的负责人,虽然身患椎间盘突出等疾病,却不辞辛劳,连续两天乘机赶往厄瓜多尔,而且随行的,还有局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代勇。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艰难的抉择

   201128,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第二工程处面临一项前所未有的抉择——工程局拟将新中标的厄瓜多尔共和国多尔TP水电站项目交该处施工。处领导周永志、高代胜等既兴奋又焦虑。兴奋的是工程局竟将中标金额2.8276亿元,自单位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国际项目施工任务交给实力一般的第二工程处承担,这充分体现了局领导对第二工程处的高度重视和信任。焦虑的是,工程项目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他们对那儿的人文地理,社会风貌,地域习俗等一律不得而知。面对这些挑战和考验,是迎难而上,还是知难而退呢?在连夜召开的有各科室负责人和项目经理参加的会议上,大家各抒己见,激烈讨论。赞成者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充分发挥工程局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优良传统,去顽强拼搏,努力开创包括第二工程处在内的工程局国际工程领域新局面,为企业的发展走出去,为所有员工及其家庭而奋斗;保守者则认为,工程远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不可预见因素随时随地都会发生,举手投足之间就有可能导致局面失控。一着不慎全盘皆输,与其贸然出国担风险,不如在国内稳打稳扎。会议持续到凌晨三四点钟。最后处上统一意见,拍板响应工程局“走出去”的发展战略,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团结一心迎难而上,勇敢去面对国际市场的大舞台!

   其实,工程局在打算将厄瓜多尔工程项目的橄榄枝抛给第二工程处之前,也是经过了慎重研究的。在局领导班子会上,有的领导认为二处已多年没打硬仗,啃硬骨头了。工程局将第一个国际项目,且又是这么大这么远的工程交二处来干,施工时倘有闪失,会鞭长莫及,到时悔之晚矣。怎么办?

   很久以来,第二工程处一直希望工程局将比较大的工程交给他们施工。拥有200多名员工,却从来没有“吃过饱饭”,都是在努力中等待,在等待中努力着。而有的处,在工程局的领导之下,加上自身努力,已经干了很多大中型工程,有了相当不错的业绩。手板手背都是肉,在机会面前人人平等。面对着第二工程处的等待,仿佛就看到了那数百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热望!所以决定机会先给第二工程处:让他们,上——

不争气的泪水

   201158,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第二工程处首批外派人员经培训后,顺利抵达厄瓜多尔项目部工地。可是,在国内有了充分心理乃至行动准备的同志们还是傻眼了。问题接踵而来。

   厄瓜多尔当地通用的是小范围语种西班牙语,我们用国语不能进行交谈。新招聘来的翻译人员,因为此前对水利施工了解涉猎不多,加之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术语和词汇复杂,所以时常有翻译不能将双方意思表述完整的情况出现。

   厄瓜多尔共和国是一个水电建设落后于国内二三十年的国家。在这方面积累的经验偏少,验收时机械照搬相关规范和条款,“比到框框买鸭蛋”。在施工中,监理人员既重结果,还重过程,要求对每道工序都透明作业,他们全程监控。并且偶尔还会遇到验收了害怕承担责任,签字时互相推诿的现场监理人员。一周下来,整个项目部只浇筑了几百方混凝土,还不及国内半天产量。浇筑第一仓混凝土时监理人员百般“挑剔”和“刁难”,不但要求仓内如煮饭前的锅一般干净,还不允许仓内有一点水,气得项目部领导拳头都能捏出水来!为尊重监理,他们最后将宿舍里的棉被取来,撕出棉花沾掉仓内那根本不足以为道的零星水,才开仓浇筑。

   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大家心烦意乱之际,项目部隧洞出口营地,由于施工过程中围墙厚度差了两厘米,尿槽修建超长了二十厘米以及营地内没有随时保持整洁等原因,多次被处以3000美元每次的罚款。最后以至于被下令停工整顿并将隧洞出口施工的住宿营地大门临时封闭,不允许人进出。

   至于其它林林总总的事,安全环保工作掣肘,工程材料短缺,当地国劳务工人八小时工作时间到了甩手下班,将没有浇筑完毕的混凝土扔下不管不顾等,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一年时间下来,完成的施工实物量大部分只是临建工程。

   半年时间没有发工资了,想起项目部当初动员大家“出国挣钱”的承诺,想到父母妻儿在家中遥远的期盼,一时间人心惶惶,竟都有了措手无策之感。

   项目部领导的头都大了!

   第二工程处党支部书记、副处长高代胜,这个经验丰富的项目经理,人们有时也戏称他“高二代”。他去了工地回来后,却“生病”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后来有人说,那是“高二代”在哭!因为他知道这样施工下去,必定一个“亏”字烙在二处身上,甩都甩不脱。那又怎么才会圆得了广大员工的梦想,怎么才能对得起工程局领导殷殷嘱托寄予的厚望,还有企业和国家在的形象?!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高代胜将他当初捂在被子里哭的事情在向局领导工作汇报时无意间说出来,流露出了他率真的一面,也正因为如此,才符合他自身的性格。

   可当时的路,又在何方呢?

头等大事

   厄瓜多尔项目部的情况几乎牵动了工程局所有领导的心,邬清富、代勇、高本祥、傅志明、袁斌、汪辉德……二处工会主席陈晖在报出这一长串名字时,还特别提到常务副局长董蜀良,说他虽事务繁忙没有亲自去厄瓜多尔,但用一条条手机短信给项目部领导打气、鼓劲,让人格外感动。

  20128月份,时任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高本祥和主管生产副局长袁斌赴厄瓜多尔项目部调研,在工地上一住就达一个月之久。

   他们深入基层了解情况,总结出项目部未建成和总包商与监理方对接的组织机构;国际工程管理模式与国内不同;各方面沟通不到位;互相间思想和方法的碰撞等都是打不开工作局面,不能步入正轨的原因。

   首先,稳定军心。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对员工管理稍有疏忽,就可能酿成国际事件。高本祥和袁斌利用项目班子会、职工大会、各班小组会、个别谈话等多种方式安抚人心,鼓舞士气。请大家相信单位,相信组织,激励全体参建人员勇敢“正视、面对”,然后“拿下”。了解到大家对半年时间不发工资红不见白不见的担忧,他们抓住机会因势利导。最后在高代胜亲自带动下普遍下调工资。由于方法得当,工资降后大家不仅没有想不通,反而认为更实在,更容易拿得到手。

   然后,调整、完善和充实组织机构。以高代胜为项目经理的项目部成立起来,副职有杨聪明、李静、王安民。项目部的办公室、工程部、财务部、机电物资部、安质环部也开始运行起来。相关责任人签定了岗位责任书,紧接着又出台了系列管理规章制度:《国际工程厄瓜多尔TP项目部管理办法》《中方员工管理手册》《外籍员工管理手册》《车辆管理制度》《食堂用餐管理规定》等。

   通过采取改变管理模式,优化施工组织设计、制定详细分段施工进度计划等举措,项目建设各项工作逐渐步入正轨。

   与此同时,项目部掀起了学习热潮。一方面组织施工技术管理人员加强业务技术学习,让大家尽快融入贯通当地国和国际的施工规范以及相应标准;另一方面大力倡导员工学习西班牙语,掌握日常用语和专业术语,以在工作中通过翻译辅助能与监理人员和当地所雇工人等进行沟通和交流。

   这些举措,使项目部从以前的困境中破茧而出,涅槃新生!

铁军本色

   201096,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奇葆在清平现场见到以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局长、党委书记邬清富亲自带队的水利建设者奋不顾身长时间战斗在泥石流抢险第一线,联想到工程局在“5.12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中的突出表现,不禁动情地评价:不愧是我们四川的水利铁军!

   1963年成立后,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拥有过近万员工,建设过升钟水库、玉溪河引水工程、武都引水工程、横江流域水电梯级开发等数百项工程,足迹遍及川云贵渝、陕甘青新等数省。在50年的施工实践中,工程局积累总结、推广流传下来了许多宝贵经验。这些一代代奋战在一线的水利建设者们应对各种驻外工作和生活环境的能力也是一流的。

   比如,根据厄瓜多尔规范“泵送混凝土的管道直径不应小于15CM,而从国内运去的混凝土输送泵管径为12.5CM。如果不能投产使用,输送泵就成了一堆废铁,不仅造成经济上数百万元的损失,而且直接影响总的施工进度计划。经多次沟通后,监理方终于同意使用国内运去的混凝土输送泵管。

   又如电力设备,厄瓜多尔所用变压器为440V,110V/60HZ,与项目部从国内运去的无法匹配。通过反复考察市场后,获知厄瓜多尔生产有13.8KV380V的变压器,这样购用起就和我们设备的用电电压相匹配了。

   从消极到积极,从被动到主动。作为一个施工经验颇丰的成建制施工单位,一旦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理清楚自己的思路,工作自然也就有条不紊地运转起来了。

   我们向回国探亲的项目部管理人员陈倬等了解工地情况。

   隧洞开挖时,洞内地下水很多,进洞的人从头到脚都必须用雨具全副武装起来才行。而出来时,地下水和汗水让他们早已一身湿透。同时带出的,还有地上的泥泞,碛头的炮渣末。令人作呕的油烟更是把他们鼻孔塞得黑黑的满满的,还有刺鼻的炸药硝烟味……好在动用几十台水泵后,将那些看似不可一世的地下水降服了;有一段岩层节理发育,相当破碎,他们先是用机器将¢128铸铁钢管顺着开挖的方向慢慢顶进去,然后用锚筋束从钢管内跟进,紧接着封头、灌浆、架立钢拱架、小心翼翼地开挖、喷混凝土,随着一道道工序忙而不乱,紧张有序地进行,现在,一个个困难终于被甩在后面了……

  201410月份,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厄瓜多尔项目部在由总包商中水项目部组织的“大干三个月”(6月至8月)劳动竞赛活动中得到业主、监理的一致好评。被评为综合项类“一等奖”,获得奖金8000美元。

   厄瓜多尔当地时间201410162330,由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厄瓜多尔项目部承建的一级水电站地下厂房安装间混凝土施工提前七天完成节点工期,达到设计高程。这是继压力隧洞出口段提前贯通后的又一次胜利。

   体现项目凝聚力的员工业余生活也丰富多彩起来。由厄瓜多尔项目部组织员工参加总包商中水项目部的2013年春节篮球、乒乓球、羽毛球、跳绳比赛中,均获得第一二名的出色成绩。在2013420的雅安芦山大地震后,广大员工在项目部倡议下各尽所能,及时奉献爱心,共捐出善款15000多美元。

   在哪里栽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这盘棋终于下活了!

   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党委委员、局办公室主任温庆生说,二处了不起的是,在同一个项目栽倒又从同一个项目上爬起来,而且还是国外工程,遥远的厄瓜多尔!

他们,她们

   厄瓜多尔项目部,是一所大学,是一场洗礼,也是一面镜子,同时它还是一个竞技场。

   李刚,参加工作十多年了,先后经历了武引沉抗水库、洪雅城东电站、雅安大兴电站等多个工程,是第二工程处甚至工程局的施工技术管理中坚力量。也许国内工程施工生涯让他形成了自己定向思维的“耿直”性格。因而在厄瓜多尔项目部初与老外接触就受不了,不惜自掏一万多元购买机票,坚决回国了。李刚回国休整期间,看到局领导都非常重视厄瓜多尔项目,于是主动请缨,再次前往。历经风雨,方见彩虹。相信他在未来的工作中会站得更高,走得更远。

   厄瓜多尔项目部大多数员工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正处在“人到中年万事忙”的年龄段。如资阳的唐武,老母亲身患直肠癌;仁寿的李剑波,其老父亲身患肺癌;重庆的唐仁忠,妻子患直肠癌;金堂的晋文娟,在她出国期间养父病逝……

   唐武,作为首批前往厄瓜多尔项目部的人员,因为工作需要一去就是三年,直到今年才回国探亲。当他休假期满,又要踏上征程去厄瓜多尔时,他身患直肠癌的老母亲拉住他的手说,儿呀,你下次回来,可能就看不到我了哦。乌鸦有反哺之意,羔羊有跪乳之情。以忠孝传家的中国人提倡“父母在,不远游”。如果说唐武等人舍小家为大家,思想品质高尚,确是有不切实际的虚伪之嫌,但倘若说他们将自己家庭的明天和单位的发展相结合,则未必不可。这也是符合富民强国的导向方针的。其实唐武的老婆王德秀所憧憬的生活正是这样:等唐武将这个工程干完了,他们去买一套百十平方的房子,还有结余的话,再去买一辆小车……

   也有的身为父亲,如工程局职工刘和东,让自己的孩子刘云波到厄瓜多尔项目部的国际大熔炉里去锻炼。用刘和东自己的话说,不仅要破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才行。现在,让刘和东倍感欣慰的是,“科班”出身的刘云波对那里的工作、环境、生活都还适应,成长很快。

   “娘子军,还有我们的娘子军也应该好好宣传一下。”有人在座谈时说出了这句话。厄瓜多尔项目部的女工共有15人,她们分别承担着翻译、办公室、材料、后勤等各个岗位的工作。如果没有这些半边天,项目部的工作、生活将更单调、枯燥和乏味。值得一提的是翻译小杨,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还写出了《异国小记》等文章发表于报刊,也算得上一个才女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二处工会主席陈晖在国内从后勤上为厄瓜多尔项目部工作的正常推进功不可没。根据相关条约,厄瓜多尔共和国不允许手套等劳保用品入境,而其当地物资又贵出国内数倍。陈晖和国内物资科刘小华她们揪住出入境时个人可带二十三公斤物品的空档,将劳保用品打零,分由个人携带。到目的地后,又由项目部统一收拢,发放。一个小小变通,三年下来节约资金就达到了数百万元。

   陈晖作为党支部书记高代胜得力助手,数次代表高代胜在国内所做的党群工作汇报材料,主次分明,详略得当,图文并重,形象生动,深得局领导赞许。她平时对项目部员工家属嘘寒问暖,急员工所急,想员工所想,解除大家后顾之忧“细枝末节”的事就更多了。还让许多人不知道的是,陈晖的老公赖刚患病多年,都是陈晖在没有耽误繁琐工作的同时细心照顾着,直到2014122晚上赖刚撒手而去。消息传出后,大家倍感意外,同时对陈晖所具有的担当精神和坚强品格也愈加佩服和敬重了。愿陈晖节哀顺变,在人生旅途中以她纤弱的肩膀,继续一头挑起家庭,一头挑起事业,坚毅地一路前行。

远道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转眼间,离开厄瓜多尔项目部的1031这天到了。拖着略显疲惫的身躯,怀着不虚此行的心情,邬清富和代勇登机返程了。让那些印证了厄瓜多尔项目部工程奋斗历程的镜头再次闪回吧——

   201452,由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厄瓜多尔项目部承建的水电站工程顺利截流。1410在取水口举行的截流典礼上,有厄瓜多尔副总统、战略部长、电力部长并业主、建设、设计、监理、施工各方负责人,以及厄瓜多尔媒体、学生团队等共近300人参加。仪式上,厄瓜多尔副总统JORGE GLAS作重要讲话,高度赞扬中方TP项目建设所取得的成绩,感谢中方TP项目建设者的辛勤努力。

   国际办主任陈章早就告诉说,今年二月份后,他就再也没有接到过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的电话了。此前,他接他们的电话都接害怕了。因为每次都是厄瓜多尔项目部的烦心事。当才清净下来,很久没有接到中水的电话时,都还有些不习惯呢。

工程局总工汪辉德今年早些时候到厄瓜多尔项目部指导完毕回局机关后,一向言简意赅的汪总在情况通报会上有两句话让人记忆深刻:第一句是他对厄瓜多尔项目部的工作非常满意;第二句是他对工程的按期发电非常有信心。

   1027下午,邬清富和代勇等会见中水对外公司厄瓜多尔TP水电站项目部总经理卫云时,卫云对工程局厄瓜多尔项目部的工作表示满意,还就中水对外公司与工程局进一步加强合作,拓展南美市场交换了意见。

   还有邬清富他们当时不知道的是,在时隔二十天后的20141121,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总经理王禹等一行人在中水厄瓜多尔TP项目部经理卫云陪同下,视察了工程局厄瓜多尔项目部承建的取水口闸坝和地下厂房工程。对取得的工作成绩给予了肯定,对坚持“安全第一、质量永恒”的做法表示赞许。王禹认为,中水对外公司通过厄瓜多尔TP项目与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的成功合作,进一步坚定了与工程局全方位合作的信心。

  ……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作为一个专业化的水利水电国有企业,一支从来都是具有担当精神的施工队伍,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在工程建设中,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至于时间过半,完成任务过半的厄瓜多尔项目工程,它仅仅是四川省水利电力工程局走出国门,开拓国际工程的一个开始……(四川省水电工程局  陈宇)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