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遭强拆,暴露的问题不止这些

更新时间:2016-01-10 19:44:57 来源: 作者: 浏览413次 文字大小:
导语: 7日上午9时30分,位于郑州市江山路的郑大四附院遭遇强拆。当时医院放射科还有医生和病人在屋内,差点被埋。与以往强拆报道不同,这次没有开发商与拆迁户之间的矛盾,即便如此依然存在强拆,为何强拆屡禁不绝?医院遇到的仅仅只是强拆这一个问题吗?

国有资产流失或是问题症结

  据医院辖区长兴路街道办工作人员介绍,郑大四附院所处位置为江山路拓宽工程,拆迁从去年开始洽谈,四附院是为数不多还没搬迁的单位,至今没有谈拢。郑州市惠济区城乡建设局征收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郑大四附院土地性质为国有土地,其放射科等建筑在江山路道路红线以内。但因为种种原因,郑大四附院一直没有搬迁。惠济区通报称,区征收办去年曾3次下达《自行拆除通知书》,一直未果。


  这里存不存在负责拆迁的部门,出于工作成绩的考虑授意强拆呢?应该说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对于这种因为政府市政规划的道路与政府投资建设的医院之间的矛盾,较之于开发商与拆迁户之间的矛盾,沟通成本应该更低,而且医院也没有当钉子户获取更多补偿的利益驱动。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郑州大学第四附属医院于2016年1月4日、1月6日两次向郑州市人民政府反映遭遇强拆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从这个信息来看,医院考虑的更多的是担心拆迁过程当中导致的国有资产流失没有说法,此后医院或许要承担责任。

  无论是自行拆除还是被拆除,郑大四附院不可避免地面临固定资产的损失,而这个损失在没有说法之前,医院断然不敢随便同意拆迁。根据《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事业单位处置国有资产,应当严格履行审批手续,未经批准不得自行处置。在没有得到批准之前,医院既不敢自行拆除,也不能让别人拆。


拆迁公司也有暴利

  既然没有极端的利益冲突,为何医院还会遭遇强拆呢? 这不得不说作为拆迁执行者的拆迁公司了。在以往的拆迁报道中,强拆的矛头都对准了卖地的政府以及买地的开发商,关于政府的卖地收入以及开发商的暴利屡见分析,但是媒体经常忽略了那个干粗活、脏活的拆迁公司。


  《华商报》2010年曾报道过拆迁公司的暴利链条,拆迁一个项目,利润率有的达到300%-400%,仅给中间人的回扣,有时就高达数百万,而拆迁公司短短几月也能赚几百万。拆迁公司收益主要来自拆下来的钢筋、门窗等。


  在暴利的驱动下,拆迁公司也希望能够尽快完成拆迁,而一般的拆迁工程,工期都不会超过3个月。为了赶工期,只能强制拆迁了。这期间产生的一切费用,比如把人打死、打伤,把屋里的东西损坏了,先由一些政府部门出面协调、谈判,最后由开发商拿钱赔偿。


  拆迁公司的员工也向记者讲述了强拆的内幕,到了搬迁时间,如果还没搬走,直接把房子挖倒,损坏的门窗、家电等重新进行赔偿。如果出了人命,甲乙双方都要管。而此次郑大四附院遭遇强拆也可能是搬迁时间截止没有拆迁,拆迁公司自作主张完成拆迁的。


问题不仅只是如此!

  目前郑大四附院所使用的医院大楼时间并不长,整个医院也只有20年余的发展历程。但是即便如此,医院还是面临拆迁问题,这不得不说说诟病已久的“短命建筑”问题以及城市规划问题。


  按照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建筑为50~100年。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2014年发布的《建筑拆除管理政策研究》报告指出,“十一五”期间,中国共有46亿平方米建筑被拆除,其中20亿平方米建筑在拆除时寿命小于40年。以此推算,“十二五”期间,每年过早拆除建筑面积将达到4.6亿平方米。有媒体粗略估计,如果按照每平方米拆除费用1000元人民币计算,则每年建筑过早拆除要花费4600亿元人民币。


  郑大四附院并非主动的大拆大建,而是因为城市规划的改变导致不得不拆除。这里就需要问了,市政道路与城市医院为何一定是医院要让路。此次改造的江山路原先只是双向四车道,总宽45米,改造后的江山路将是160米宽,整整扩宽了3倍不止。这等于是重修这条道路,为何当初城市规划的时候没有考虑到留有余地,以至于城市快速发展之后无法满足需求。


  《河南商报》2010年曾做过一个调查,市民眼中郑州拥堵的十大堵因,“郑州城市规划理念滞后”摘得“堵因”状元。而现在为了满足城市交通发展的需求,规划又开始纠偏,这种纠偏也导致了郑大四附院面临的问题,仅仅因为规划的改变,就改变了建筑的命运。这也是对目前城镇化发展的一个提醒,城市发展规划,无论是区域还是道路都应该留有余地,而不是等到问题来时在想办法解决。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