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餐式”与“体验式”旅游文化解读

更新时间:2016-09-29 15:57:21 来源: 作者: 浏览182次 文字大小:

“快餐式”与“体验式”旅游文化解读

以鼋头渚景区和常州恐龙园为例

曹瑞冬

(南京农业大学工学院,江苏 南京 10307)

摘要:

人的眼中、心里,总有一个前方。因此,这世界上就有了路。为了快速地走向前方和能走向更远的地方,就有了船,有了马车,有了我们眼前这辆破旧而简陋的汽车。[1]不知何时开始,我们越来越“快”。我们对旅游文化的需求也呈现出“快餐式”的走马观花特点。也正因为传统旅游难以对称人们的需求,旅游文化逐渐由“快餐式”向“体验式”旅游过渡。《“快餐式”与“体验式”旅游文化解读——以鼋头渚景区和常州恐龙园为例》旨在通过对江苏省鼋头渚景区和常州恐龙园的发展现状与游客状态分析,深究“快餐式”与“体验式”这两种旅游文化的特征和原因,从而对中国旅游事业进行预测。人的价值是见证世间的美好,有的时候“慢慢走,欣赏啊”比“感官世界”更有噱头。

关键词:

旅游文化           精神价值

"Fast food" and "experience type" Tourism Culture

The Turtle Head Islet scenic area and the Changzhou Dinosaur Park as an example

Ruidong Cao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Engineering College,Jiangsu Nanjing 10307China

Abstract:People in the eyes, heart, there is always a way. Therefore, in this world there will be a way. In order to place ahead quickly and can go farther, there is a boat, a carriage, a US this shabby and pallet car. [1] I do not know when to start, we become more and more "fast". The tourism demand is also showing a "to glance over things hurriedly characteristics of fast food". It is because of the traditional tourism to symmetric demand, tourism culture gradually from the "fast food" to "experience type" tourism transition. "" fast food "and" experience type "Tourism Culture Interpretation -- Taking Turtle Head Islet scenic area and the Changzhou Dinosaur Park as an example" aims to Jiangsu Turtle Head Islet scenic area and the Changzhou dinosaur park development present situation and the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causes of tourists, into the "fast food" and "experience" of the two tourism and culture, so as to to predict the Chinese tourism. The value of people is the witness of all the beautiful, sometimes "go slowly, enjoy the" than "the world of the senses" better.

Keywords:tourism culture;spiritual value

一、中国旅游产业发展概述

1、中国旅游产业概述

我国旅游产业和我国发展一样,令人忧思。旅游产业作为国民经济发展的第三产业,中国各地区在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紧紧把握这片肥沃的商业土壤,也成功实现了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的转型。但在我国旅游产业不断发展的同时,却并未同时拥有等值的社会、文化影响。

我国旅游产业产业呈现旅游需求持续增长,市场前景日益广阔;旅游全面供给增长,产业规模不断扩张。[2]旅游业提供的服务与产品也得到了迅猛的发展,旅游业的存在为中国提供了发展的契机,它所引发的是中国产业的革命,所唤醒的是世界人民对中国山水的青睐,所彰显的是中华悠悠五千年的沧桑巨变。这个产业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最有前景的产业,归根结底在于其在不断融合时代的脉搏。

我国旅游产业是否会持续地走着康庄大道,这是否定的。旅游业和中国发展一样,都在快速发展面前未能保证“好”发展。旅游业所突出的矛盾包含了旅游者自身素质的有待改善、旅游景区的环境备受污染、旅游所在地人民生活水平低下。中国一开始把旅游业放到文化产业里面,这个定义,实际上导致了中国旅游业的一个尴尬处境。大部分从事旅游业的,他们不太认同自己跟文化有多少关系,他们认为,不管怎么样,它就是一个产业,而产业的目的是为了赚钱。这个认知支配了整个中国旅游业。也因此,旅游产业的“利润”风气污染了中国人民在自然山水面前的纯净美好,也使文化完全沦为了谋取利益的工具,更使昔日的美丽画卷一去不返,甚至由于旅游业经济上的不平等引发了政治危机。

我国旅游业的发展是喜忧参半的,但杜绝以上问题的唯一办法是使旅游产业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的发展同步,让旅游的节奏与人民利益相协调。我国旅游业与外国旅游业的发展差异逐步扩大,并不在于未投放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其发展,而是缺少了中国人“有心”地支持发展。

2、中国旅游文化概述

旅游文化是文化的重要范畴,却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经济特性。旅游文化可以分为传统旅游文化和现代旅游文化,前者主要包括旅游者和旅游景观文化;后者则增加了旅游业文化和文化传播。旅游文化建设乃是现代旅游业发挥最大效益效能的新型经营管理思路。

旅游文化是由旅游产业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也自然也具备旅游产业的特征。我国的旅游文化与地域文化挂钩,地域文化又与传统文化相联系,因此,旅游文化存在着很大一部分的传统因素。同时,旅游产业作为经济产业,在经济发展的浪潮中不断被赋予时代的内涵。我们迷恋的是旅游的风景,而收获的是文化的交融与共鸣。

文化是旅游的内质(特质),是旅游的高级形式和精神享受,因此,发展旅游业要树立文化观。[3]但这也反映了我国始终是将旅游业当作是经济事业来研究,也因此在不知不觉中错过了旅游文化的发展。与旅游产业无所突出的矛盾相类似,旅游文化危机主要贯穿在旅游者对文化的认知,中国人和旅游景区的文化始终不协调,他们对于旅游文化的不理解、不认可,演化到伤害甚至破坏。对于传统旅游文化,游客对其毁弃或轻视,对于现代旅游文化,完全沦为“牟利”的工具,向着腐败等恶劣文化发展。

文化之死,是所有文化的最终结局,但积极进取的优秀文化能够长时间保持生机和发展的动力,不会随时间而失去其生存的价值。人是文化的创造者,但文化所属的范畴也不应当局限,我们所在的社会是一个整体,而政治、经济、社会、生态文明建设的各方面内容都有可能对文化产生影响。

旅游文化是在死亡与结束中不断发展的,但其折射出的优秀中华文化历久弥新,源远流长,而在改革开放新时期背景下的旅游时代文化不应以“利润”为主导,而是展示中国发展的和谐、稳定、平等。

我国旅游所存在的误区是过分重视经济而忽略文化发展的必然,可文化是人类灵魂挂钩的。中国人在长期以来对文化的缺乏沟通逐渐影响了一代代人寻求刺激、冒险、挑战极限的旅游文化,也就使在保护中国传统旅游文化上失去了很大一批同盟军。

二、“快餐式”与“体验式”旅游文化概述

1、“快餐式”旅游文化概述

    快餐是指由商业企业快速供应、即刻食用、价格合理以满足人们日常生活需要的大众化餐饮,具有快速、方便、标准化、环保等特点,其中以“快”作为其最直观的特点。而“快餐式”的旅游文化继承了“快餐”的“快”特点,在面对人数众多的中国人,提供游客统一标准的旅游产品或服务,以期实现旅游产品或服务薄利多销和快速销售。

    快餐旅游,在现当代是时新的旅游模式,对一个国家的旅游文化发展和民族精神的培育而言,肯定是弊大于利。[4]风景是需要慢慢欣赏的,文化是需要细细品味的。在高节奏的城市社会生活中,我们依托旅游来舒缓疲惫的心灵,却再度地陷入了“快”的步调中。这种旅游文化在人数较多的旅行者上具有独到的作用,但是,正如快餐一样,很难对“食物”进行充分的过滤,而所摄入的“营养”更无法控制。在快餐旅游的背景下,游客在高速游览的过程中所能够获得的局限在目光的停驻,而对于其历史文化的沉淀很难融汇于心中。

  “快餐式”旅游尤其是在文化遗产景区比较普遍。迄今为止,我国重要的文化遗产,无论是世界级的,还是国家级的、省区级的,几乎都已开发成为著名的热点旅游景区,成为了国家与地方形象的载体和品牌文化旅游产品,支撑着旅游业的半壁江山。可是这类景区最大的特点是中国传统历史文化沉淀较深,由于低碳经济时代的来临要求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与旅游方式的转型与文化遗产景区传统建设与运行方式越来越突出和信息时代的现代化、自动化、自助化旅游趋势与文化遗产景区的传统手工方式的运作的反差越来越大,[5]很对游客在面对浩瀚的旅游景区,在面临时间限制时,不得不选择旅行团或者景区安排的踩点路线,将旅游视作是必须吃尽的“套餐”。

    在这样的旅游背景下所形成的旅游文化只可能是无意义的“走路工作”。文化在这样的条件下,有且只有可能继续重复着被湮没的危机。这个时候的文化是建立在风景上,描绘在眼睛中,却并未深入到灵魂里的,我们所谓的对于传统历史文化沉淀的认知也具象化在了对于景区的游览问题上。

交通设施完善给人们带来的便利,使游客在最短的时间内走最远的路成为了可能,也促进旅游产业的发展。可是这样的迅速让我们无法从旅游文化中汲取中国人民的智慧,更无法在风景面前真正获取精神的满足和心灵的舒缓。但实际上,大众化的旅游模式仍然逃不脱“走马观花”这个套路,这也就迫切呼唤我们创新新的旅游模式。

2、“体验式”旅游文化概述

    大众化的旅游模式仍旧是以眼睛作为游览的模式,为了弥补这样的缺陷,在低碳时代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体验式”旅游以一种新的力量活跃在中国旅游业舞台上。“体验式”旅游实现了人类各种感官的亲身体验。

    从旅游本身来讲,体验式旅游是继观光旅游、休闲旅游后的一种新的旅游方式,是旅游者消费心理走向成熟的结果。所以体验式旅游的市场和传统旅游市场的消费人群是相对重合,而消费人群偏年轻化。而“体验式”旅游的娱乐体验更加重视年轻人寻求冒险、刺激的心理,故受到了广大青少年对此等旅游模式的青睐。

“体验式”旅游是充分结合利用3D动感技术等一系列先进技术为人们提供身临其境的虚拟世界,也包括了鼓励游客进行乡村体验式旅游。乡村“体验式”旅游具有鲜明的主题性、参与的积极性、过程的愉悦性和内容的文化性,它不仅是拉动乡村经济发展上的必然要求,游客实现自我放松的有效方式,更是促进城乡文化交流的有效途径。[6] “体验式”旅游的存在大大填补了文化传播与交流的漏洞,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旅游文化表达。但是,某些应用3D动感技术的“体验式”旅游主要集中在游乐场中,或许在这样的旅游体验中,并未带给游客文化的共享,而只是一种高新技术的体悟。这两种旅游体验方式在对城乡文化和科技文化方面都有了深层次的体验,但是,游乐场可以以高新技术文化为主流引领“体验式”旅游,而不是单纯地依赖刺激的快感。

旅游这件事,很大程度上是一次性的事情,它不会成为占据我们生活的一切。因此,“体验式”旅游虽是突破了传统旅游模式的局限,但毕竟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也因此,我们更需要在“体验式”旅游中期许能够建立起更强大的旅游文化制度,让游客能够在旅游景区充分感受到悠悠的中华传统文化和与时俱进的时代文化。

  “体验式”旅游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游客对旅游文化的界定和认知,但毕竟我国在这方面的技术以及相关配套设施依旧很不完善,也缺少明文的法律支撑。但其发展应是中国旅游模式发展的一个方向,必将会成为打破旅游业经济为主导的格局。

三、案例解读——鼋头渚景区和常州恐龙园

1、鼋头渚景区解读

   行湖春波吻石、碧水和天一色:凌山巅高阁振翼,孤鹜落霞齐飞。远眺湖光朦胧,鸟屿沉浮;近览山峦迭翠,亭台隐约。月晨日夕,景色幻变,雨雪,情趣迥异。仲春四月,樱妍春桥,天高秋日,兰香小兰亭,各具风采。[7]这是鼋头渚瑰丽风光的描写。

   鼋头渚景区是国家级景区的代表,也是历史文化遗产景区和山水风景区的典型。它不具备游乐场那样供游客享受游玩乐趣的设施。它所拥有的只是绮丽的山水风景和依托于山水风景的历史文化遗迹。

   鼋头渚景区以山水为主,包含着许多用唯美来形容的景点,如云阁和戊辰亭、澄澜堂和憩亭,也具有很多的历史文化遗迹,包括太湖人杰处、江南兰苑和太湖仙岛。鼋头渚的一切都是太湖赋予的,它最大的亮点也是唯一能够牵动游客心灵的是太湖游轮。而很多人对于太湖游船码头距离入口大门太远这件事表示质疑和反感。

   作为这样一个“太湖佳绝处,毕竟在鼋头”的鼋头渚每年也将会吸纳大量的游客,可是所有人都将其视作为绝佳的风景胜地。很多游客在旅游时,首先关注的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太湖游船码头,而将其在园林中的游览以逛公园的方式迅速解决,以“走马观花”的形式跳过地图所涵盖的各项风景和文化遗址。而由于此时已是冬季,百花凋谢,鼋头渚更无美景可赏。

   在此期间,曾遇见一对家庭旅行,与之交谈,他们完全按照旅游路线安排

行程,并且建议游玩时间3小时,以便进入下一个景区“三国城”。很多人到达太湖游轮上,由于游轮发动时间较长,游客对此表示不满。整个鼋头渚风景区也就只有在无锡太湖的游湖上享受真正的快乐。到达太湖仙岛后,由于游轮25分钟一班的时间限制,故很多游客也只在小岛上“轻描淡写”地游览。

   回程时,在面对漫长路程的道路,很多游客选择了坐上了游览观光车,甚至不少游客无论在来游船码头和回程道路上都是选择这种交通方式。当游客回到出口时,所有游客都对太湖的绝美风景所折服以及在游船上的幸福体验所满足,但很多游客表示很空虚,因为除了太湖,他们几乎没有了解鼋头渚的任何意义。

   对于鼋头渚景区的游览过程,是属于典型的“走马观花”的“快餐式”旅游,这种旅游纯粹是为了完成游玩的任务式旅游,具有很明显的时间限制和地点限制。很多人对于太湖鼋头渚景区不置可否,甚至对整个无锡的景区都定义成为一大堆的文化遗产区和山水风景区,认为无锡的魅力远不如杭州与上海、北京,倒不如说在“快餐式”旅游的旅游模式下,我们忽略的是无锡的文化,传统的中国文化,优秀的名人精神引领,自然生态环境的瞻仰与保护。很多游客对于鼋头渚的旅游也最终只局限在了对太湖美景的铭记,更多游客未曾真正与太湖文化的精髓真正触摸,几乎所有游客都失去了对精神的崇敬与信仰。

  “快餐式”旅游几乎毁了很多游客对太湖鼋头渚景区的美好形象,我们失去的是文化,更是对精神的维护。这类旅游模式的文化仅剩下将风景映入眼帘,一日之后,便会消失。虽然说这样做能够保证游客有足够充裕的时间去游览更多的景点,或者选择更加符合个人喜好的景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长期以来注定会是减弱文化风景区的旅游竞争力,使游客更无法接触到更加优秀先进的文化。

2、常州恐龙园解读

   常州和无锡都是江苏省的重要旅游城市,但在发展过程中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常州不如无锡那样拥有那样瑰丽的太湖,故向以游乐场的方向发展,,创造性地提出了涵盖主题教育、主题游乐、主题环艺、主题演艺、主题商业以及管理设施、服务设施、媒体设施在内的主题公园“5+3”发展模式,是一家融展示、科普、娱乐、休闲及参与性表演于一体的恐龙主题综合性主题游乐园。[8]这样以主题的冒险乐园每一处景点都是游客不可放弃的,常州恐龙园最大的成功在信息时代不断创新发展,赋予其时代内涵,从而巩固在国内主题公园业界第一方阵的地位。

它的最大特色是“主题”,它的发展动力是“创新”,它的旅游文化是“体验”。它没有最美的自然风景,但却拥有能够撼动未来的高新技术的游玩景点,集科普、游乐、演艺等于一体的恐龙主题乐园。它以中华恐龙馆作为核心地区,发散开来,包含着各式各样的游玩项目,如巅峰水世界、通天塔、嘻哈恐龙城、超级秋千等项目。所有游客在没有地图指引的前提下,在园区内任意游览,随意游玩,到处留影,远比同样是5A级景区的鼋头渚景区热闹非常。

在整个游览过程中,游客所能够游玩的景点包含了各种类型、各种特色,但其主要的游客仍以青少年为主,很多项目也主要以亲身体验为主,尤其是常州恐龙园结合了万圣节的特点,专门设置了恐怖体验区。在这个常州恐龙园中,很多项目都是在挑战青少年的心理极限。通过听觉、视觉、触觉、嗅觉等各种感觉在常州恐龙园中领悟这座主题乐园的无穷魅力。游客在游乐项目的体验过程中逐步地感悟到高新技术的成熟。

很显然地,常州恐龙园走在了国内旅游的前列,其得益于体验经济时代的常州恐龙园创新战略的探索。它所彰显的是“体验式”旅游模式,主题公园是体验型产品的典型代表,主题公园出售的是体验,要想让其保持持久的吸引力,就必须在体验中加入新鲜感,让顾客感受到其独特之处、特色所在,因此创新是主题公园生存乃至发展之根本。[9]“体验式”旅游模式是创新旅游战略的一种新形式,在主题公园中所体现的“体验”是在高新科技支持下的感官体验,更是对现代科学技术的深刻认知与学习。

我国虽然提倡“科教兴国”,但是恐怕也只有在这样的主题公园中中国人民才能够有机会接触到如此高水平的科技文化。或许,也只有在这样的“体验”中,我们才能真正感受到创新是国家生存发展的动力。随着体验经济时代的来临,主题公园将成为旅游业发展的趋势之一。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当代,创新已成为主题公园竞争的优势和实现持续发展的保证。

但是,创新不是主题公园独享的特色和工具,也应当成为整个旅游行业的重要思想和驱动力量。主题公园所传达和宣扬的是创新所带来的高新科技文化,是以一种冒险、刺激的体验方式表达的,而“体验式”旅游更应当深化其他的旅游中,创新旅游景区的竞争力,实现旅游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正如农村体验旅游的存在和发展一样,给世人带来的是乡村文化的传播与沉淀。

四、鼋头渚景区与常州恐龙园——旅游文化深度解读
   旅游业倘若只重视经济的一味发展,势必会导致恶性的发展。在旅游业的发展道路上,充满忧思,也充满梦想和希望。

鼋头渚景区与常州恐龙园作为旅游业发展最典型的两个代表,所象征的旅游文化是截然不同的,前者代表着传统历史文化遗产和自然山水风景文化,后者则是人工打造出来的代表着中国高新技术文化和创新精神的思想集萃。而两者在旅游发展模式的选择中分别是“快餐式”与“体验式”的旅游模式,在这样模式的演变下,各自衍生出不同的文化,分别是“快餐式”与“体验式”的旅游文化,在这样的文化激励下,只会产生一种结局:以常州恐龙园为代表的主题乐园旅游竞争力会不断增强,而以鼋头渚为代表的山水风景区旅游竞争力会不断减弱,势必最终会影响整个旅游产业的整体布局。

归根结底的重要原因是在于常州恐龙园接受了世界快速发展的变化,并结合高新科技技术,充分发扬创新精神,使旅游文化以新形式、新途径得到传播与弘扬,而鼋头渚似乎一直保守着固有文化,却未能及时创新思维,提升其市场竞争力。这恐怕也是慢游和快游的区别。但慢游和快游都是一种旅游方式,并无优劣、高低、深浅之分。其实,慢游与快游没有明确的判断标准,它是不同游客所选择的旅游方式。两者在对于文化的归属感面前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我们需要以何种方式引导游客在不同旅游景区中摸索其文化内涵和精神底蕴,这件事只有创新才能实现。

鼋头渚景区与常州恐龙园在旅游竞争力上的重大差异也折射出我国旅游在发展面前所遭遇到的瓶颈,我国想通过旅游弘扬社会主义文化的愿景仍然是停留在起步阶段,我们尚未发掘如鼋头渚之类景区所蕴含的历史文化沉淀,更没有深刻认知似常州恐龙园中所涵盖的创新和时代精神,所以,我们需要将创新融入旅游产业的伟大实践中,更需要涵盖在中华民族伟大梦想的凝聚力中。

中国地大物博,人杰地灵,中华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改革开放发展中国,改变世界,所蕴含的旅游竞争力和旅游文化也注定会在创新这面旗帜下焕发出新的活力。

参考文献:

[1] 朱光潜 《慢慢走,欣赏啊》 [EB/OL]. 百度文库  2014.12.15;

[2] 张积慧 《中国旅游产业的形成及发展趋势研究》  [J]. 西南财经大学 2001.5.1;

[3] 喻学才 《旅游文化研究二十年》  [J].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 Journal of Southeast University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04年01期;

[4] 何灵太 《中国区域生态文化研究》 [M]. 四川成都 眉山洪雅:中国文化出版社 2011 P168;

[5] 王兴斌著 《旅坛忧思录》 [M]. 北京:旅游教育出版社 2013.12 P400;

[6] 乔治,廖和平 《我国乡村体验式旅游存在的主要问题及改善对策》 [J]. 商 , Business, 2014年01期;

[7] 三水 《鼋头渚冲5A成功 成为无锡第三家5A级景区》 [EB/OL]. 无锡新传媒网 2012.10.26;

[8] 姚东明 《常州中华恐龙园全亚洲主题公园中名列第11位》 [EB/OL]. 中广网 2012.6.15;

[9] 唐恋,陈会敏 《体验经济时代常州恐龙园的创新战略初探——基于全员参与的视角》 [J].  四川烹饪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 Journal of Sichuan Higher Institute of Cuisine 2012年03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