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故事 > 正文

文雪梅之夜宿温河

更新时间:2018-10-12 17:52:22 来源:陕西陇县水利局 作者:文雪梅 浏览18次 文字大小:

   

   温河,是一个位于县城7公里处的温水镇的一个村子,因该村附近有陇州八景之一的“温溪不冻”老龙殿而得名。因为精准扶贫的春风,将我和温河村紧紧联系在一起,和那个名不转经传的小村子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初次去温河村,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走在村子里随处可见晒干了或者“新鲜”的牛羊粪便,空气中总是氤氲着难闻的气味,让人作呕。路边的凉亭下坐满了无所事事的男女老少,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路过的每一个人,直到目送人家走远为止。那天,我从来没有人这样死盯着不换眼的看,竟然不会走路了,我似乎乱了方寸,不知道脚步迈向何处。还有,全村206户贫困户中,残疾人就占了110人,享受低保户就达53户,干扶贫工作时间长了的我,看到这个数字确实有些诧异。特别是我自己包扶的两户全是低保户,一家人家的主要劳动力腿部患有残疾,另外一家的女主人是不会说话的哑巴。


   我一直纳闷,温河村有碧波荡漾,波光潋滟的丰收水库的滋润,又有邻村的老龙殿缭绕的香火熏陶,身居一隅的村民该是聪慧和精干的,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经过几年的帮扶,虽然村容村貌有了很大的改观,但是,人们骨子里的精神贫穷却依然存在。当我听说这次去村上是要住在贫困户家里时,心里不由涌上一丝欣喜,其实,这样真得挺好,更让我们更能零距离亲近贫困户,听听他们的心声,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我们又该做些什么。在茫茫夜色中,我们一行五人,驱车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颠簸行驶。如水的月色倾泻满山,周围连绵的群山轮廓隐隐约约,林木绰绰,看不真切。薄凉的秋风穿过车窗,偶尔让身着短衫的我们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就这样,伴着月亮,星星,还有我们开心的笑声,不知不觉就到了温河村。下车后,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依稀可见村里几盏亮着的灯,大多数的人家已经入睡了。我们没顾得去村上,第一时间就入户了。恰好,我包扶的张四强家就在路边,老远,看见他家漆黑一片。于是,我边敲门边喊:“老张,睡了吗?我是帮扶干部小文!”不曾想到,我的话音刚落,老张就披着衣服出来了。借着微弱的灯光,85岁的老人看到我们深夜来到家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笑着说:“快,进屋坐!”


   老张的老伴虽然常年有病,但是,还是鼓起勇气坐起来,跟我们拉起了家常。当我问起最近的生活时,老人眼里飘着泪花,哽咽着说:“多亏了国家,不是你们,我这把老命早就没了。”我知道,她的儿子自小患有小儿麻痹,走路一瘸一拐,儿媳妇又是先天性脑瘫,什么活计也干不了,幸好生下的一个孙子很懂事。老人掰着手指头给我们算着家里领到的补助金:低保金248元,残疾补贴2人220元,养老金2人230元,光伏发电补助1万元……说着说着,老人饱满沧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炕上,裸睡的小孙子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我也不忘告诉他们,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夜深了,屋子里不时传来我们的谈笑声。按照要求,晚上本来我是要住在老张家里的,可是,因为他们家实在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让我挤一挤了。走访完毕后,已是深夜了,我们只能到村委会借宿了。而心细的驻村扶贫干部和村委会干部早知道我们来了,已经腾出了三间屋子和简单的被褥,着实让我们感动不已。


   在村委会,大家刚才和贫困户拉家常的温馨场景依然在耳边萦绕,每个人都兴奋的难以入睡。我们五人在一起,忙不迭的说着各自包扶户的产业发展、收入等情况,小李还叽叽喳喳说,下次来的时候,一定要个包扶的“小黑娃”买件过冬的棉衣,看着天渐渐冷了,让孩子过个暖冬。老王也不忘说,他包扶的户里的电灯坏了,一定要给买个捎上来,赶快让家里亮起来才是啊。我也念叨着,最近一定给老张的小孙子买双棉鞋和一直想吃的汉堡包……夜深人静,其他同事都睡了,而我却没有睡意,逐起身披上衣服,走出房间,站在村委会的二楼眺望。秋虫浅唱低吟,秋风拂过树梢沙沙作响,静谧之中却有无限希望,温河村正徐徐拉开一副诗意的田园画卷!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高考故事 人生转折
走进北大,就感觉一种古典的韵味。深沉而浓重,典雅而悠远,平静而祥和。不说别的,仅路旁的几座建筑,..
难揣天意
石堡川的传说
我家的清廉小故事
鱼和熊掌的故事
爸爸的衬衫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