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失眠症(小小说)

更新时间:2019-03-14 22:04:41 来源: 作者:郇志奎 浏览0次 文字大小:

失眠症(小小说)
作者:郇志奎

       

贾甄睡不着觉已经有一些时日了。最近半年入睡十分困难,半夜两三点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恍恍惚惚到天明,精气神差劲了许多,丢三落四,脸色发青眼圈发黑病怏怏的。常常当众呵欠连天,清涕眼泪的,像是犯了大烟瘾,自己觉得不雅,却也无法控制。宁心安神的中成药吃了几大堆,就是不见好转。莲子、百合、酸枣仁、冬虫夏草等食疗药补单方验方推拿按摩气功导引五艺百法用尽也无济于事。有人建议他眯着眼睛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他数到两千,头脑越来越清醒。继续数,白色的羊幻化成办公室丽丽也可能是李总的秘书倩倩的紧致白皙的身体,随之又变成了一踏踏红色的钞票撒落在地。他弯腰去捡,突然脚尖被啥东西绊了一下,差点一个马趴。惊醒后,贾甄大汗淋漓,心狂跳不止,似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下床喝了一杯水,才慢慢平静了下来。接下来毫无睡意,各种颇烦事都涌上心头。在似睡非睡或浅睡眠状态下,有时候他感觉踩在了香蕉皮或一坨烂泥上,脚后跟腾一滑,一个趔趄,向后倒去的瞬间突然惊醒。有时候梦见在悬崖在楼顶在墙头上,脚底忽然晃动,然后垮塌,身体从高处掉落而惊醒。有一个离奇的梦做了好几次——自己被五花大绑,脖子勒住了,喘不过气来。绳子的一端被倩倩牵着,说是要带他去教堂结婚,帮忙牵绳的似乎还有李总和王总。漫漫长夜,贾甄烙烧饼似的翻过来翻过去,席梦思床被他折腾得像小船在激流中似的荡荡悠悠。妻子心中有怨气,却也不好发作,迷迷糊糊地说:“明天去看看医生吧。”贾甄嗯了一声,算是应承。

是该修理修理了,他知道这架机器的破损程度有多严重。

去哪儿修理呢?贾甄很是纠结。县医院是不敢再去了,一上仪器,就没有好零件儿。化验单上数据后面的箭头,不是朝上就是朝下,该高的低,该低的高。当医生的同学戏称他有“八高”——血压血糖血脂尿酸以外,学历地位收入体重,构成了另外四高。贾甄不想再遭同学的戏谑和吓唬,思前想后把认识的医生逐一筛选一遍,还是去城北找中医赵大夫吧!慢性病,喝中药有疗效。

赵大夫从中医院退休后自己开诊所。行医多年,经验丰富,专治疑难杂症,很有名气。赵大夫看了看贾甄的气色舌色,然后一边搭脉一边问诊:

“腰酸腿困,头晕耳鸣?”

“是,下午严重。”

“做噩梦,口干舌燥?”

“就是,常被同样的梦惊醒,然后心悸,舌头像被开水烫了似的,口苦咽干。”

“自汗盗汗,夜尿多?”

“嗯,这些症状都有。”

赵大夫说:“这是典型的肾虚症状,肾精亏损,肾水不济心火导致的失眠。吃中药慢慢调理吧。一滴精十滴血,省着点用哦!”赵大夫是熟人,说话口无遮拦。

贾甄暗自叹息,还是中医厉害。肾精怎能不亏损呢!妻子正值如狼似虎的年华自然不能慢待。丽丽和倩倩都是嗜血动物,是母狮,是妖精,非要把贾甄揉烂榨干生吞活剥了才畅快。然而,喝下肚的中药像倒进了泔水桶,丝毫没有改善贾甄的失眠症。

城南的钱大夫仔细诊断后说:“思虑太过,伤脾伤肝,代谢紊乱,气阴两虚,血不荣心,引发严重失眠。”贾甄觉得似乎也有道理。四面八方,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必须仔细甄别。高处不胜寒,凡事都要多打几个问号盘算清楚。况且平素应酬多,烟酒无度,山珍海鲜,浓油赤酱,营养过剩形体肥胖,怎能不伤脾伤胃伤肝伤肺呢?西医仪器检测指数不合适不是正说明这些吗?

对症归对症,中药汤还是倒进了狗肚子里。

杜阴阳除了会埋死人看阳宅,还会抓鬼驱邪送病叫魂禳解心相。他在贾甄家安灶安土念经打卦后说,财大伤身,该积阴德了。杜阴阳是贾甄的老丈人请来的,背着贾甄在家里收拾。贾甄知道后责怪妻子:“骗子的话也相信?”

贾甄依然失眠,而且对警笛声特别敏感,听见就浑身冒汗,心脏不适。市纪委的人周一早上和他谈话了,虽然没有涉及实质性的内容,他还是觉得不妙,天要塌了!睡不着的时候,贾甄在心里一遍遍过电影,这几年的许多事情都做得天衣无缝,无懈可击。但是,要是有人和我贾某人过不去,下狠心查呢?有漏洞吗?越想,贾甄越睡不着。

贾甄还是怀念当中学老师那会儿。一天除了上课批改作业,就是打篮球唱歌弹琴。吃得香睡得香,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改什么行当什么官!如今还有回头路吗?

西药安静虽然副作用大而且控制得很严,但是用于失眠还是很有作用。难得的睡着,他梦见面前有很多钱,都被秽物弄得脏兮兮的,他用水洗,盆子里却是丽丽的尿,越洗钱越脏。醒来后,他突然想到,丽丽那小蹄子实在不该收李总那几十万元的回扣。后来工程做成了豆腐渣,李总半月前被逮捕。顺藤摸瓜,拔出萝卜带出泥,还不牵扯到自己?还有倩倩,真他妈的不地道,每次在一起都拍照片和视频,说是看完就删除,结果都保存在了李总的电脑里。抽丝剥茧般的调查审问,收受贿赂,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乱搞男女关系,还不判个十年二十年?后半生可能要在牢房里过了。

一声警笛由远而近。可能是消防车也可能是救护车,但在贾甄认为,一定是警车。大汗淋漓后,贾甄觉得嗓子眼里堵得慌,只见他嘴巴大张着呜呜噜噜,不知说的是啥。

作者简介:郇志奎,甘肃徽县人,男,从事中小学教育三十年,现供职于徽县档案局,爱好文学和摄影,有文字散见于报刊。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精彩信息
监管所长收礼记
监管所长收礼记文|之帅区市场监管局专门有个对辖区市场进行管理的市场监管所,所长就是大名鼎鼎的朱所..
朱老贵卖葱
利剑高悬
吴前的尴尬事
酒 事
良心

热门文章

打谷场边上的小草屋

打谷场边上的小草屋

打谷场边上的小草屋●姬秀春1四十年前,太阳沟这村庄里的人要想活着只能种地。种地——那就种..[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