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旧瓷碗

更新时间:2019-03-08 22:28:31 来源: 作者: 浏览8次 文字大小:

旧瓷碗

文|不凡

这些天,被借调出去搞扶贫工作的任前厚副局长忙的是一塌糊涂。经常到很晚了才能回家,在外面奔波一天的任前厚又困又累,回家后一倒头便呼呼大睡了。为此,在市医院当护士的老婆雅丽对他也是满口怨言。

这一天,任前厚回家回的更晚,将近夜里十二点了才踏进家门。这一次却和以前不一样,一进门就大声喊起了妻子雅丽。    

“花瓷碗,花瓷碗,哈哈哈哈......”看着睡眼朦胧的妻子,任前厚大声嚷嚷着。

雅丽以为丈夫工作太累,神经有什么不正常,用手一摸,发现任前厚真的是满头大汗,以为是病了,赶紧起来把丈夫扶着坐到了沙发上。

“窑沟村有一家姓张的贫困户,家里有一个孩子,孩子的父母前几年不幸在车祸中死了,靠一位年过七十的奶奶供养孩子上学。你猜怎么着,今天中午我被派到这户住着漏雨的房子、穿着破旧衣服的张婆婆家吃饭,吃饭时小男孩用的是一个碎花瓷碗。我可是对这种东西下过功夫做过专门研究的,那个瓷碗啊,别看着又脏又旧不起眼,只有我能看出来,那可是一件难得的宝物,是一个不知传了多少代的古董。吃完饭后,我又仔细看了一下,按现在的行情,拿到古董市场上至少能值几元万。”任前厚越说越兴奋。

“再值钱也是人家的东西,犯的着你高兴成这个样子嘛!”听任前厚叫醒自己只是为了说这样一件事,雅丽的火气又上来了,对着丈夫说了一句“神经病”,然后掉过头就要上床睡觉。

“你啊,真是妇人之见,一个字,笨!”任前厚把嘴附在妻子耳朵上,好像怕被外人听到一样,嘀嘀咕咕地暗授了玄机。

第二天,任前厚和雅丽双双请了假,先去商店买了几套新衣服,又去食品店给孩子买了许多好吃的零食和纸墨笔砚等文具,临了没忘记把新盘子新碗买了一大摞。这些事办完后,开着自己那辆破车,一早出发到了窑沟村,敲开了张婆婆的家门。

“老嫂子,我们又来看您了,这是您和孩子的衣服,这是一些方便食品,还有,小朋友,叔叔给你买了新书包,新文具,一定要好好学习啊,成绩好了将来才会有大出息,喜欢吗?还有,昨天吃饭时看见你家的碗太旧了,回去后就专门您买了许多新的。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用这些新盘新碗把那个旧碗换了吧。我家孩子喜欢画画,把那个旧碗拿回去,正好让他照着样子去画。”任前厚和雅丽一阵忙乎,把东西从车上取下来放在了炕头,任前特意把一大摞新盘新碗放在老奶奶的面前。

“那可不行,这个碗可是我们家唯一值钱的东西,前几天有一个收旧货的,出口就给五千块,我还没舍得卖呢?”老人一口回绝了任前厚。

“大妈,我们来的急,身上只有六千多元钱,用这些钱把你的碗买了,成吗?”任前厚说。

“唉,怎么这么多人喜欢我那个死鬼生前留下的这个破物件呢?要不是我这房子漏水急着想修修房顶,你给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卖这个旧碗。罢了,话说到这里,收你六千元,拿走吧。”

把钱交到老人手里,老人好像依依不舍地把碗给了任前厚。

任前厚和艾雅丽再没有多说什么,开着车一路到了市里的古董市场,想让行家过过眼,看看这只碗究竟能值多少钱。

“什么破玩意,赝品,赝品,十元钱都没人要。”和任前厚说话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老者。

再挨着个去问别人,得到的依然是一样的回答。

“好你一个怂包,真金白银六千元钱就换回这么一个一钱不值的破玩意!”雅丽气得两腿都在发抖。

任前厚也是急火烧心,没了办法。也不管太阳就要落山了,开车就往窑沟子跑,心想着连夜也要找见那个老人,把这个破碗退掉。

局里和医院好多天都看不见任前厚和雅丽的影子,四处一打听,有人说前几天看见他们去窑沟村了。局里再派人到窑沟子村,村里人说,看见下雨的那天晚上,夫妻俩到了张家,还听到他们和张婆婆大声地吵架,再问张婆婆,张婆婆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一清二楚。

“那两人来过,但是被我一阵臭骂后冒着雨走了。还国家干部呢,买走的东西还想着要退,没门!”张婆婆说话时的底气很足。

“那一个晚上雨下得很大,山洪暴发,会不会路上出了什么事?”说话的是村主任李老大。

主任说的不假,大火很快在窑沟子村通往外界的一座桥底发现了任前厚开着的那辆破车。

打开车门一看,任前厚和雅丽早已带着他们的发财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了。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精彩信息
以棋论道
以棋论道文|平凡吴局长喜欢下棋,在几名副职和中层领导的提议下,局里搞了一个职工活动室,晚上或节假..
酒 事
良心
监管所长收礼记
春节回乡记录
追忆逝水年华

热门文章

(中篇小说)绝境

(中篇小说)绝境

绝境李伯阳内容简介:35名野外测量队员,深夜在祁连山区遭遇特大暴雨和山洪。在躲避洪水向山..[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