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官场微小说:《一棵老槐树》

更新时间:2021-03-22 19:02:53 来源:官场微小说 作者:刘习鉴 浏览0次 文字大小:
一棵老槐树
文/刘习鉴
我家门前的千年老槐树被我无偿捐赠给了县城的“英雄公园”,而且成为那座公园乃至全城的“城市之眼”,我也因无偿捐赠而出了名。千年老槐树被移走的当天,我就在它的原来位置上新栽了一棵小槐树。现在,这棵小槐树也已经长得有碗口粗了,我用这种方式来怀念我捐出去的那棵老槐树。
这天早上我正在给小槐树浇水,三叔又从村头来了,他后面还跟着一个公安局的人。
“三叔,您这是到哪家去啊?不会是又带人来买我的小槐树吧!”我跟三叔年龄相仿,时常和他开玩笑,因为我知道三叔不会生我气的。三叔这一点比谁都好,虽然他是一村之长,却从来不端架子,说话也从来不拐弯,和家里家外人都是有啥说啥,全村上百户人家也因此而被他调理得和和气气。
三叔说:“你这孩子,掉钱眼里了不是?哪能年年买?要买也不买你这拳头粗的树,而且外面像你这样的树到处都是。今天的确还是来找你,但是呢,另有其它事要问你。”
我问:“啥事?”
三叔指指身后跟来的民警:“具体啥事我就不清楚了,警察同志来问你,你就明白了。”
我就有点慌,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有警察上门,我思前想后,没做过什么昧良心的事啊?怎么警察就来了呢?
警察问:“‘英雄公园’里的那棵老槐树‘城市之眼’原来是你家的?”
我说:“是,是我家的,全县人民都知道是我家的,它在我家已经传了十数代甚至数十代了,是棵千年老槐树。”
警察问:“那树要四五个人合抱才抱得过来,而且保护着你家代代相传,还和你家有抗日故事连接着,你怎么舍得卖哒?”
我一听,有点迷糊:“卖?我卖给谁了?”
三叔说:“别死抠字眼了,先回答警察的话。”
我说:“我原本的确不舍得,而且我们家能传到我这代,多亏了那棵老槐树。但是,是三叔带人来的,我很尊重我三叔,而且三叔带的是县里的大领导,又是为我们县城增光添彩的事,我一个老百姓也没有机会为国家做事,既然上头大领导来了,点名要它,那把老槐树献出去也是应该的,对吧,三叔!”我把脸掉转向三叔。
三叔说:“是是是,我的觉悟都没有你高,没看出来我这侄儿‘大’字不识一萝筐,境界却这么高,评你做中国好农民吧!”
警察问:“听说当时那棵树卖了不少钱,百把万?”
我摆摆手:“当时领导出到五十万,我没有卖,我说你给一百万我也不卖。”
警察问:“具体卖了多少钱,我们现在需要了解一下实际数字。”
没等我开口,三叔接了我的话茬子:“警察同志,我刚才说要评他做中国好农民不是乱说的,当时县里领导的确出价到五十万,我这侄儿也的确是不肯卖,他也的确说过给一百万也不卖。但是呢,最后我这侄儿一分钱没要,捐了!几年过去了,我现在还有点懵,搁我,我也不一定舍得,他的确没有卖。”
警察说:“不管是捐了还是卖了,最后那树还是移到‘英雄公园’了,而且它在那长得很不错,这你们都是知道的吧。”
我说:“这我知道,我有空就去看它,给它浇水,这是经过当时那位领导批准的,普通老百姓就只有我和我的家人可以跨过护栏去抚摸它,给它浇水。怎么?现在是不让我和我的家人去看它了吗?”
警察说:“看你想哪儿去了,让你去看它,给它浇水,等于是给你和你一家人的荣誉,这种荣誉不会有人质疑的,这个也是全县人民都知道的事,而且还有方案保护的,以后不管是哪位领导来,不管方案怎么变动,你和你的子孙后代都是唯一可以照顾它的普通群众,这个都在县电台播多少次了。”
我一时有点迷糊:“那你们今天来是……”
警察说:“你说是捐了,但从我们掌握的信息来看,是卖,而不是捐。我们来的重点就是要了解一下那棵树的真实价格,同时看你是不是真的收了钱却说是捐的。你得说实话,你的话会是法庭证据,你如果说谎了可能会坐牢的哦。我这都记着呢,还录着音呢,不能撒谎哦。”
我一听就愣住了:“什么玩意儿?这不还是我事儿吗?我捐了自已家的千年老槐树还捐来了牢狱之灾?那你们给我挖回来,我正想得不行呢?你们也真是的!”
三叔赶忙打圆场:“警察同志,捐树确有其事,这事儿我从头到尾跟着的,他可是一抔土的谎也没有扯,句句是实。到底是什么回事?警察同志。”
警察说:“捐树的事,我当然知道,也很佩服你的。但是,来买树的领导后来升了大官了,年初呢又忽然被查了,办案人员从他的供述中了解到,光和那棵老槐树--‘城市之眼’有关的费用就多达一千三百多万。所以呢,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上头得弄清楚,这不就派我找你来了嘛。”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刘习鉴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官场微小说:《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文|东山眼肖人五边提裤子边问:“大夫,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女医生扯下一次性医用手套,..
    官场微小说:《景观河的修缮》
    官场微小说:《“媳妇熬成婆”》
    官场微小说:《敌人》
    官场微小说:《暗访》
    官场微小说:《咎由自取》

    热门文章

    官场微小说:《​看着办》

    官场微小说:《̴

    看着办文/南丰后人自从成为单位的一分子后,感觉,我的单位一直是安全生产先进集体,双文明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