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亲情微小说:《哭戏的孩子》

更新时间:2021-03-20 20:42:58 来源:官场微小说 作者:刘旭 浏览0次 文字大小:

哭戏的孩子

文|刘旭
每年的正月一过村子里的人就寥寥无几了,年轻力壮的都又踏上了打工的旅途,村子里只留下一些老弱病残。村东头来了唱戏的,老栓头牵着花儿的手去看戏。老栓头和花儿到了戏场的时候戏已经开演了,戏台下只寥寥的坐一些七老八十的人,可以说看戏还没有唱戏的人多。现在村子里唱戏已经没有了当年盛况空前的景象了,想当年只要听说那个村子唱大戏,十里八乡的的人都蜂拥而至。戏场里是人头攒动,年轻小伙子,美丽大姑娘,老人孩子,敲锣打鼓耍猴卖艺的,使出十八般武艺卖货的小商小贩什么样的人没有,可现在看戏的只能用门可罗雀来形容了。
老栓头牵着花儿的手找了地方坐下,戏台上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妪手牵着一个同样衣衫褴褛的孩子在咿咿呀呀的唱。看着戏台上唱戏的,老栓头想到了自己,他感觉戏台上的那一老一小像极了自己和花儿,鼻子不由得酸酸的。
戏台上的老妪唱了一会儿不唱了,那老妪手牵的孩子连哭带唱的唱起来。老栓头的耳朵有点背,他听不清那孩子唱什么,但从那孩子的表情来看,孩子楚楚可怜的样子催人泪下。
戏台上唱戏的孩子哭,坐在老栓头身边的静静地看戏的花儿也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吓了老栓头一大跳。老栓头急忙问花儿:“花啊,告诉爷爷怎么了?”
花儿哽咽着说:“爷爷,唱戏的孩子为什么哭,她也是爸爸妈妈不要她了吗?”
老栓头长出了一口气说:“傻孩子,那是唱戏,是假哭!”
花儿瞪圆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泪珠儿还在脸上挂着,迷惑不解的问:“为什么唱戏就是假哭?”
“这个……”老栓头挠了挠后脑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花儿,只好模棱两可的说,“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长大啊,长大后爸爸妈妈是不是就不丢下花儿出门打工了?”花儿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她的爷爷,泪水又流了下来。
花儿的话让老栓头心里一阵一阵的痛,一时没了心情看戏,长叹一口气说:“花啊,咱爷俩个回去吧,告诉爷爷你想吃什么,爷爷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花儿答非所问的说:“爷爷,你说爸爸妈妈会不会不要花儿了?”
老栓头强忍着眼泪说:“乖花儿,瞎说什么。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不要花儿呢?花儿永远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
一老一小离开戏场踽踽独行向回家的路走去,开春的日头还是那么无力,把爷俩的背影拉的老长老长……

(本文系官场微小说(ID:gc-wxs)原创首发,作者:刘旭,自由撰稿人。坚持文学创作,在网络平台报刊发表作品数百万字。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官场微小说:《敌人》
    敌人文/刘习鉴一日,陈局突然回到父母身边,并把兄弟姊妹招到一起,郑重其事的说:“从今后,我和你们断..
    官场微小说:《暗访》
    官场微小说:《咎由自取》
    官场微小说:《一泡尿的喜剧》
    官场微小说:《真的中了》
    官场微小说:《​究竟是谁在造谣》

    热门文章

    官场微小说:《吃苍蝇》

    官场微小说:《吃苍

    吃苍蝇文|孙祥文近日,某县城新开了一家快餐店,生意兴隆,座无虚席,名声远扬。一天,王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