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小说 > 正文

五月|独生子女

更新时间:2019-10-06 17:35:17 来源: 作者:五月 浏览0次 文字大小:

独生子女

“你怎么跑这来了?你路又不熟。”

“是我外甥带我来的,这会子他还在里面。”

“还是那件事?上次调查完,不是已经说清楚,办不了吗?大老远跑这来也办不成啊。”

“我有我的难处啊!”李老妇天生嗓门大,即使在吵嚷的信访接待室门口,也不遑多让。

这段特殊时期,社会稳定工作是乡镇重点工作之一,x村张书记刚得到消息,连忙赶来,张书记将李老妇拉出来的时候,但见她涨红的脸还没有恢复本色,知道她在里面肯定也是刚喊完一大嗓子。于是把她外甥叫出来,知道前两天网络信访件也是他一手操办的了。

“我们先回村里,挤在这里也解决不了问题,把事情摆到县里来,丢的是我们自己村的脸,你说是不是?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我当村书记这么多年,你见我出自私心偏袒过谁吗?”

张书记一边说着,一边将两人带出信访局。

“你们怎么来的?”

“坐班车。”李老妇回答道。

“从村里坐那一天就两趟的车出来,再从乡里坐另一趟车来县城,到了县城又要坐公交,一个半小时车程,哎,你都这岁数了,何苦来受这累?”张书记把话说给李老妇,脸却朝着她外甥,接着说“我开车带你们回去。”

“我都是看着你大的,知道你的好心,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上面的政策到我这就不行呢?”李老妇在车里问。她外甥在一旁,并不插嘴。

到了圩镇,她外甥下车,回了自己家,张书记把车继续开回村里。

在村委会,张书记给李老妇泡了一杯茶,让她坐下。

“他应该也还不知道吧?你那些话其实有一半是说给他听的。”张书记指的是李老妇外甥。

“哎,如果不是报材料的时候,你带他们来调查,这件事,我连家里人都没有提起过,就我和老头子两个人知道,更不可能让你知道了。”

“这也是程序……先不说这个,今天你答应去县里,也是怕他们起疑心?”

“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都已经到年纪,独生子女国家奖补办不下来,家里人问起来,尤其是我的女儿,我该怎么说?”李老妇尽力克制她天生的大嗓门。

“这确实是很麻烦的事,我们总还有其他办法可想的。”张书记安慰道,自己心里也还没有打算。

“我不能让别人看不起我的女儿啊,她自己也不知道会怎么想,会不会怨,会不会离开我,去找……哎……这都是命啊……”她的语调开始哽咽。

两人在小办公室说了许久,张书记安慰下李老妇的情绪,暂且先让她回家,谁也没有在意到门似乎被人轻轻推开过。

李老妇到家,将用来申报奖补的独生子女证压回箱底,却发现收养证有移动过的迹象,又或许是她的错觉。

她的女儿娇娇,这几天,突然之间仿佛懂事了许多,什么都主动做,似乎不知道累一般,而在夜里,李老妇并没有看到,月光下,娇娇脸盘上映出的那一串晶莹......(五月)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一事无成
一事无成文|不凡会议室里,乡长杜明正在用他那抑扬顿挫的嗓音作扶贫工作会的总结讲话。“同志们,今天..
股长
官场微小说:《改辈》
官场微小说:《改名》
官场小小说:《改姓》
科员宗贵成长记

热门文章

神勇先遣队

神勇先遣队

“轰、轰、轰”……“哒、哒、哒”……。1949年12月28日上午,四川省南部县嘉陵江边,炮声震..[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