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利文学 -> 散文 > 正文

上海的家

更新时间:2019-03-06 11:34:41 来源:网络 作者:冬雪 浏览68次 文字大小:

   

   正月初五天还没亮,母亲把我与弟弟早早叫起,我与弟弟跪在一张供桌前,在老人的注视下一下一下地磕头,母亲在一旁祈祷着,拜完财神,一会吃点母亲包的汤圆我又得离开故乡宁波了。弟弟开车先送我去长途车站,妻子与儿子过了元宵再出门。清晨的空气里渗透着刺鼻的火药味,路边到处是人们从半夜里开始请财神留下的爆竹纸宵,我打开车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二个小时后我又得在人海中挣扎,上海,那个没有家的地方,而我却在那里整整与妻子生活了快二十年了。


   我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妻子在一家超市上班,每天也见不到几面,住在不到十平方的老房子中。上楼的木头楼梯随着你的脚步声会吱吱地唱歌,最怕的就是儿子房间里蹦跳,一不小心把木头楼板踩出一个洞。也许你会问,宁波不比上海差到那里去,你不留在宁波自讨苦吃做什么?妻子也是一样,一回宁波就不想来上海了,只是儿子在上海读书后再也不用我多说了。记得那天,父亲从外面回来,红光满脸,兴奋地叫喊:现在可回上海了,现在可回上海了。然后再紧紧地抱着我:阿伟,你现在终于是上海人了,以后可住在大城市了!中国魔都大上海,对我们家来说一点都不陌生,每年都要去上几次,爷爷奶奶叔叔姑姑都在大上海,每一次去上海市叔叔都带我出去玩,动物园,公园,外滩,每一个地方都去过,可是我并不喜欢上海,上海的自来水那浓浓的漂白粉气味,没有宁波乡下的小河里的水甜,除了汽车,红绿灯什么也没有,又不能去海边捉螃蟹抓鱼虾捡泥螺。这次父亲带我来到上海,除了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再也没有对我有个好脸色,怪我把堂弟的房间抢了过去。而堂弟从那天起直接把我当成了空气。才上完初中的我一直找不到工作,成了叔叔婶婶的笑柄。就这样混了二个多月,我终于逃离了大上海回宁波。


   晚上9点多了父亲在公司里加班还没回家,母亲不放心要我去看看,父亲在修油泵,一边与同事聊天。老李,听说你儿子去上海的大单位工作了?是的,我们上海知青的孩子有一个可以回上海工作了,我儿子现在是上海户口,真正的上海人啦,老李,你福气真好,等到你退休了也可以回上海了。是的,以后你到上海来玩时,住我家里,哈哈哈!我离开了父亲的公司,什么也没说第二天又回到我不喜欢的大上海和那间旧楼房,成了一名出租出司机,每天出现在上海不同的地方,三年后,与宁波的女友结了婚,她从一个公司的会计变成了超市的收银员。再过几年,我会在上海有自已的房子,从此父亲也可以回上海长住了。我一个亲戚-----上海老知青与他儿子的真实故事,也是许多上海知青家庭的新老故事吧!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文章评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烟雨麦积山
今年五一假期,我跟团初次游览麦积山。临行前,我特意查看了天水市的天气预报,预报显示“多云”,结果..
每一次相聚似久别重逢
冬日素描
国难家殇
无休无止的夜
不做时间的奴隶

热门文章

钢铁长城

钢铁长城 巍然挺立

钢铁长城巍然挺立★墨峡每逢八一,内心就特别欣喜。虽然不曾走进军旅,但心中永远飘扬着军旗..[详细]